徽州古村落对当地住区环境艺术营建策略的启示

  内容提徽州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有集千百年徽文化于一身的徽州古村落。然而随着社会组织结构、文化模式、生活习俗,特别是经济技术的改变,传统的徽州民居模式已经不能适应现代生活,面对现今的文化与技术冲突,必须用发展的眼光,在充分调研徽州古村落的基础上,继承并创新古村落的环境艺术,寻求传统文化与现实生活的契合点,延续历史文脉,增强民族凝聚力。
   关键词徽州古村落;环境艺术;营建策略
  
  
  
  
  一、引言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这是明代戏剧家汤显祖初至徽州时发出的感叹。的确,徽州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位于徽州地区黟县的宏村、西递是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基地,还有歙县的棠樾、唐模、呈坎、渔梁、潜口等,这些保存完好的古村落如落纸烟云般晕染在徽州这片灵秀的土地上,当我初踏徽州,就已被这浑然天成的美景深深吸引住,原来世上竟有如此妙手丹青的地方,浮生若梦、醉墨淋漓。
   但是随着社会组织结构、文化模式、生活习俗的改变,特别是社会经济与技术的变化,传统的徽州古村落已经不能适应新的发展形式,如何在现代生活中找回青山绿水、宗庙祠堂;高墙深院、古井街巷,如何用发展的眼光改革和更新不适宜现代生活的物质结构,这就体现在研究有徽州地域特色的住区环境艺术必须采用扬弃的方法和态度。
  二、徽州古村落特色研究
   徽州古村落华美的建筑群落,如画的山水田园、淳朴的民居生活,凝结了千百年来的徽派文化,是中国民居中具有典型代表性的一种住宅形式。从环境艺术的角度我们概括归纳了以下几个特点
   1.儒善质朴的徽派文化
   “风水之说,徽人尤重之”。①占卜择地、择地而居是徽派村落形成的原始方式。村落选址与建筑营造离不开人们对风水的信仰和认知。西递胡氏的先祖士良公就是因为路过西递,发现这里山形有“天马涌泉之胜,犀牛望月之奇”,并根据“东水西流,其主必富”的观点,选定为西递胡氏安身立命的生存之地。②有人说风水说与宗教巫术、迷信占卜一样属于唯心主义,但在我看来,徽州人是把审美估量和使用的考虑结合在了一起,并服从心里感觉和风水观的原则,虽然有一定的落后愚昧思想,但总的说来,是对大自然的崇拜与信仰,是在自然现象和生活需求中寻找了一个契合点,体现了“天人合一”的思想。
   徽州古村落风貌独特,体现出中国古典美学思想中儒道互补的精神。从社会伦理角度可归纳为一个“儒”字,是功制性的“善”之美。门楼、牌坊、祠堂等都是儒文化的表象。而从其座落在山水田园间表现出来的隐逸之美,又可归结为“道”字。徽州人在建造家园中体现出了一种“道进乎艺”的境界,即超越了某种必然性,在一定程度上娴熟地利用自然规律自由创造的艺术化境。③从古村落中我们可以看出徽州人巧妙地运用自然规律,化自然美为生活美的精神。
   徽商也是徽派文化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徽州人有了财力,多投资乡里,建祠堂、书院等,以振兴家族。徽商因其特殊的文化和经商模式,对村落建设产生的影响,成为了徽州古村落组成的主因素。
   2.远近皆宜的村落美景
   在前往宏村的山路上,一片片田野绿地映入眼帘,远处的山坳里点缀着片片粉墙黛瓦。远距离的美将其换化成一缕青烟,氲氤在这水墨画长卷里。“白云芳草疑无路,流水桃花别有天”,岁月流逝无声,或许当初的徽州人自己也没想到,他们构建的安身立命之所,他们代代生养的温柔故乡,竟成了今天无数人寻寻觅觅的“世外桃源”与建筑标本。④走近村落,这山水长卷又凝固成了一曲乐谱。面前的村落随着地形起伏、错落有致,而满眼的建筑黑白相间、光影交错,更具有一种强烈的韵律感(图1)。
  图1宏村近景(图片来源作者自摄)
   3.虚实相生的建筑艺术
   徽州建筑清新淡雅,不同的环境、光线给白色的墙体染上了自己的一笔,冷暖交错、斑驳陆离,这些素雅的墙面与黑色的屋面、檐口、马头墙组合在一起,疏密有致、垂直交错,水平构图中穿插了折线变化,使外观生动活泼。建筑内部精雕细琢,饰以精美三雕——木雕、砖雕、石雕。月梁上精致细腻的木雕让人叹为观止;柱础上富有寓意的石雕让人精神振奋;照壁上栩栩如生的砖雕飘逸俊俏、美不胜收。“四水归堂”是徽州建筑的主特征之一。所谓“四水归堂”,即将住宅屋面雨水集于天井,意为“肥水不流外人田”,有聚财积善之意,但是它的合院布局受到了封建宗法制度的强烈影响,虽然体现了传统美学的原则,但是总体上封闭,缺乏以人为本的观念,建筑高深莫测的结构,反应了对人和个性的忽视。
   从深层次来说,古建筑在色调、材质上的选择,体现出的是道家美学思想。朱熹说过,“大抵圣人之言,本自平易,而平易之中其旨无穷”。老庄追求的平淡自然、顺应自然的美学思想,深深渗透在了徽州古村落建筑艺术之中。
   4.淡妆浓抹的山水田园
   宋代郭熙在《林泉高致》里写道“黄山向晚盈轩翠,黟水含春傍槛流。”在这个诗情画意的家园图中,山水环绕房前屋后,村落有着背山朝阳的稳重与临水远眺的空旷。
   水是生气的体现,水随山而行,徽州人服从客观存在的地理环境和约定俗称的风水观,将他们的家园依山傍水,吸天地之精华,滋养生灵万物。唐模古村落就是一个典型。整个村落依水而建,水口古树小桥呼应,亭阁牌坊矗立,清澈的檀干溪贯穿全村。拾级而上到达檀干园,檀干园面积虽不大,但亭台楼阁皆备,古树成林。走进村中,一条水上街道玲珑精致,檀干溪流水淙淙,村民依岸而居,远山近水,幽情古趣,实乃罕见(图2)。这里环境优美,徽文化底蕴深厚,恬静的田园风光和古朴的人文景观相得益彰,难怪人称之“风雅山水田园,徽派古建长廊”。 徽州庭院最具代表性的为西递的西园。西园建于清道光年间,八字门楼为入口,三幢楼房一字排开,一个狭长的庭院将其连成一体。庭院中又以砖墙、门洞以及漏窗相隔,形成了感觉上的前园、中园和后园,加上庭院中所置的石几、假山与盆景,更是给人移步换景、别有洞天的感觉(图3)。
  
   图2唐模水街(图片来源作者自摄) 图3西递西园(图片来源作者自摄)
   5.恬静淳朴的民居生活
   徽州古村落是一部人性民居的史书。村落的建造与民居的人性化,都与人密不可分,他们雄厚的实力与文化素养促进了徽州古村落艺术的感性特质及独特的造型语言。村落巧夺天工的美景,加上建筑特有的设计艺术,映射出了人性的需求,可谓“人为之美入天然”。智慧的徽州人早就了如此浑然天成的环境艺术,也是环境艺术孕育了一代又一代亦贾亦儒的徽州人。
   走进西递村的街巷里,经常遇到做点小生意的村民,他们卖三雕工艺品、文房四宝,或者茶叶等土特产。有人说西递、宏村变得很商业,我倒不这么认为,我碰见了几个做雕刻艺术的村民,有普通老百姓,也有手工艺大师,他们对于雕刻艺术能跟我聊上小半天,比如木雕的工艺、花纹的寓意、档次的判断,等等,从他们的谈吐中可以看出,赚钱谋生那是其次,更多的是对千百年来徽州文化的肯定和骄傲。印象中有这么一副对联“快乐每从辛苦得,便宜多自吃亏来”,主人把上联中的“辛”字,下面多加一横,暗指快乐人们付出加倍的辛苦,而在下联中的“亏”字上多添了一横,寓意为了个人追求,需多吃一点亏。这就是徽州人的人生态度超脱名利、恬静淳朴、安详知足、心平气和。
  
  三、传统民居与现代住区生活模式结合的策略
   1.继承和创新传统民居的空间特点及风貌

   在徽州这片极具地域特色的土地上,如何继承古村落优良的环境艺术特点,摒弃不适应现代生活模式的缺点呢?
   首先在整体风貌上,应把握好住区的尺度和色彩,尽可能按照传统形式矗立建筑群外观,并且从整体上考虑城市与住宅的关系,现代与古典有机融合,建筑群与环境相协调。
   其次在空间细部上,应继承传统民居空间特点及造型符号。比如天井,古建筑虽工整却不呆板、虽紧凑而不局促,天井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天井适应徽州地区的气候,所以独立性住宅或排屋等适宜设计天井,实现建筑的自然通风,而且可以减少建筑面宽,增加进深,节约土地。在建筑装饰上,我们应对原型分析归纳,提炼出既有徽州特色又符合现代建筑结构功能的部分,将之简化、设计并作为一种创新的建筑语言运用到新住区中。比如马头墙,在现代住区中,马头墙慢慢发展成了纯粹的装饰符号,甚至被滥用到建筑中,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设计师们仔细推敲马头墙的比例尺度和组合方式,既保留鲜明特色又实现美观。
   再次在材料和资源利用上,应做到合理使用当地资源,并提倡使用新材料、新技术。徽州民居朴素、自然,以“三雕”为例,都是就地取材。在材料的运用上,以实用为,以美学为原则。如柱为防腐木石结合;门为防火多木、砖、与铁结合等。传统建筑中大量使用木材与砖瓦,特别是黏土砖,但从现今来看,这并不环保,为了保护林地,需我们利用新的建材来体现传统风格。现代建筑中一些花格、栏杆等构件,用配筋细石混凝土代替木结构已经很常见,传统木挂落和花牙子,应用方钢管或者铁管制作,采用焊接或模压成型取得精细的成品。马头墙的博风瓦等有凹凸纹图案的构件宜采用GRC玻璃纤维水泥制作,减少黏土制作的烧制程序。⑤仿青砖仿石材料的出现,也使传统的木作和瓦做工程发生了质的变化。新材料、新技术的使用已为大势所趋。
   2.结合徽州园林与江南园林的特色,创造宜人居住的景观空间
   古徽州秀美山水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如何将这山水史诗写入到当代社会的民居生活中,也是我们环境艺术工作者艰巨的任务。
   徽州园林与江南园林既有区别,又有统一之处。徽州园林大气,江南园林精巧;徽州园林浑然天成,江南园林巧夺天工;徽州园林在无限的环境里吸天地之精华,江南园林在有限的空间里揽人文之情怀。两者在意境和文化底蕴上虽有不同,但是在造园手法、功能布置上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把派别二字丢开,留下的尽是“苍松翠竹真佳客,明月清风是故人”。
   徽州民居离不开山水,在现代住区园林设计中,尽可能将水系引入住区中,并合理堆坡,创造山水环境,辅以亭、廊、假山等,在断面上营造出高低错落的层次感,低能亲水,高能远眺,以达到借景的。在景观小品上,除了景观建筑,也可建一些景观构架,如景墙。《园冶》里说道“凡是有眺望之处,都可以筑成这种墙﹙漏砖墙﹚,因为这种墙好像有避外隐内的意义。”徽州的粉墙黛瓦是一个典型符号,运用到景观设计中,整个园林就有了强烈的地域风格,实现了园内构造与园外大环境的和谐统一。
   若是庭院设计,则可以寓情于景、小中见大。所以在现代庭院设计中,尽可能利用宅院有限的面积,依照地形,运用山池、园艺、雕刻等手法,置山林于庭前,引流水于院后,创造出一个幽深宜人且妙趣横生的庭院景观。
   3.以人为本,在现代城市中寻找传统民居的人性关怀
   在现代城市中,不仅保留古村落的环境艺术特点,更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体现人文关怀。设计师应该在调研的基础上做好深入设计,同时提高设计的文化含量,充分考虑对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同时反映出设计师的社会责任感和素养。
   徽州古村落群山环抱、临水拂柳,真正做到了以水养人、以景养心。在城市建设中,我们应将古村落的风貌、建筑结构、以及园林审美观继承下来,让现代住区外观色彩、空间结构、功能分区、审美形式与自然环境保持一致,让一切实用性和审美观结合,让现代住区充满人性,让空间充满智慧,让自然服务于人,让现代的徽州成为人民的乐土、繁衍的老根、绝美的佳境,以及人性的空间。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